行业培训
成功讲座
邮箱
第一视频教程网
主页视频课堂教育资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考研技能科普生活教师人工智能
农业家居医体舞音天文地理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社会免费课程网络工程东莞潮商
用户名: 密码:
关键字:
当前位置:主页 > 高中 >

 我怀念我的田园,怀念那日渐凋敝的故乡 

http://www.025kaoyan.cn  发布时间:2017-10-12 21:13
  调整字体大小:缩小 放大
 

少年时在乡下度过,从而有机会接触一些畜生,如狗、猫、羊、猪等。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哪些被人奴役的大型畜生,如牛、馬、驴等。它们比哪些小型畜生更通人性,表现出更多的喜怒哀乐,它们的命运更具有悲剧性,它们生前死后,被犁铧、破车和屠刀堵截,它们不像猪羊那样被人伺候,反过来它们为人们付出更多的劳动,一部几千年的农耕史,是它们的血泪史。所有的动物都不反对享用它的肉质,而牛皮则是上好的制革原料……
  
  那时我们村里第五生产队的饲养场养着五头牲畜,两头牛,一头驴,一头骡子,一匹马。它们是全队最昂贵的生产资料,所有的重活都是它们干,拉煤,拉肥,拉磨,拉粮,耕地。
  
  我至今都很怀念它们。
  
  一、先说那匹马吧。
  
  那是一匹浑身洁白的母马,眼圈有两团黑毛,像是戴了副墨镜,四条腿下半截也是黑的,像是穿着高筒皮靴。它喜欢昂起头四下张望,像是在张望着自己的命运。队里的人都叫它小白马。如果它是个人,一定是个高贵而美丽的妇人,可惜它是一匹马。小白马力气不大,但走路快。耕田、拉肥的事它干不了,它主要的任务是给全村各户从煤矿上往回拉煤,矿区到村子里都是平路,它走起来很快。因为常年拉煤,它漂亮的白衣服经常被染得黑一块白一块,像匹花马。只有夏天的时候,它才有机会在河湾里打几个滚洗洗澡,然后把马鬃一抖,仰天长啸几声,倾吐一下胸中块垒。赶马的是村里的一个白净后生,小白马对后生很有感情,每天,白净后生去饲养室牵它的时候,它都迈着轻盈的步子“得得得”地往外走。后来那个白净后生当兵走了,换了一个黑水老头,小白马有好几份不乐意,经常调蛋不听黑水老头的指挥,气的黑水老头骂它:你又不是搞对象,还嫌俄邋遢哩?骂罢就用鞭子抽起来,小白马后来也只好听话了。
  
  当时生产队队长出了个歪主意,想让那头灰驴和小白马交配,说是生个骡子力气大。但小白马死活不从以死相抵,大有“质本洁来又洁去”的处女情结,最后这件事也没搞成。后来我离开了村庄,小白马最终的命运不得而知。
  
  二、灰驴
  
  那头灰驴长得很丑,身上的毛一疙瘩一块的没个顺溜的时候,像一个超级大老鼠。它看人时从不正视,显得鬼迷溜眼的。它的确很鬼,经常趁人不注意偷吃田边的庄稼,它力气也不大,爱偷懒,它拉着肥料往地里送时,遇上一个不大的坡,它试都不试就卧下了,任你鞭子如何抽,它都不起来。生产队长几次发脾气想宰了它,可是它没病没灾的又不敢杀,怕被扣上破坏分子的帽子。队里使唤牲口的人谁也不愿意使唤它,它能把哑巴气的说开话。没办法,就把它放到生产队的磨坊里叫它拉磨。拉磨对牲口来讲是一个轻松的活,首先不用日晒雨淋。这头灰驴拉磨也不省心,虽然它的眼睛被罩上了,但它的耳朵一直支愣着,只要一听不到人的呼吸声,它就就用长舌头舔磨盘上的面。后来看磨人不得不给它戴上用麻绳编的嘴套,即使如此,仍然不可掉以轻心,灰驴不知什么时候看到磨盘一角的一块石头,它每转一圈过去后,都要把嘴在石头上蹭一下,不长时间,麻绳就被蹭断了,它就又能偷吃了。我始终认为,驴是智商最高的一种畜生,它要是活成个人,肯定能考上哈佛大学。那头驴用自己的智慧为自己谋得一份相对轻松的差事,但名声却败坏了。村里的婆姨们骂起自己男人懒惰时,都会借那头灰驴说事:你怎么和灰驴一样样的?
  
  三、骡子
  
  骡子是紫红色的,身板高大,很有力气,是全公社出了名的好骡子,社员们给它起的名字叫大红。大红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暴躁,动不动就尥蹶子踢人,一般人不敢使唤它,队长派了一个和它脾气差不多的名叫愣货的中年人使唤它,全村人经常能听到它们俩吵架。愣货长得横眉竖眼,满脸煞气,牙大嗓门高。他在山前嚷嚷山后的人都能听到。人们经常听到他骂骡子的一句话是:大红,我操你八辈祖宗,你不听话,老子宰了你个龟孙子。而大红的反骂人们则听不懂,不过嗓门同样高亢。人们听到后,都会相视一笑:两头骡子。
  
  有年秋天,愣货赶着大红拉着一大车玉米棒往村边的秋场里送,半路上不知因为什么,他俩又吵起来了。愣货拿着一根木棍朝大红屁股上狠狠敲了一棍,大红长嘶一声,拉着满车的玉米棒在田间土路上飞奔起来,车上的玉米棒被颠下一路,愣货紧追不放。大红并没有把玉米棒拉近秋粮场,而是直奔村中的饲养场,到了饲养场,大红把蹄子一撂,纵身飞起,把半车玉米掀在一堆猪粪上。
  我怀念我的田园,怀念那日渐凋敝的故乡
  这个事件把愣货气了个半死,队长骂他糗死,连个骡子也管不好,扣了他一天的工分。愣货把气撒在大红身上,他把大红死死拴在一棵大树上,拿着荆芥条猛抽了两个小时,他像个坏人一样,掐着腰歇一会继续抽,大红呲着牙朝天大哭。从那以后,大红再不敢和愣货做对了。那年冬天,愣货得急病死了,再没人敢使唤大红了,队长只好把那头骡子卖出去了。后来,村里的老人都常常提起大红:要是调教好,那真是一头好骡子呀!
  
  四、牛
  
  生产队两头牛,一黄一黑。黄的是头大牛,力气大,老实,社员给它起的名字叫大黄;小的是头黑牛,都叫它小黑。小黑不知是头童年的小牛,还是那种永远长不大的“小老汉”,我至今没有搞清楚。小黑个头小,像一头长大的猪,力气也小,一用力就拉稀。它几乎没有给生产队出过什么大力气,我就记得它在秋天的打谷场上拉过石磙,它的屁股后系着一个粪包。它的眼睛永远是红红的,像哭过一样。不久,小黑就死了,人们对它的印象很浅,就像乡村哪些早夭的穷孩子一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大黄就比小黑的人生壮阔多了。大黄身架子大,力气更大,就像一台小型的推土机。人们有次见它在一堵墙上挠痒痒,竟把墙给挤倒了。它不光力气大,脾气格外的好,即使小孩子都能使唤了它,哪些小麻雀也经常在它背上走来走去。队里有什么重活也是大黄去吧。往高高的山坡上送粪是大黄的事,从低洼地往外拉粮食是大黄的事,村里有老人死了,拉棺材是大黄的事,去县城拉山来高的化肥是大黄的事,苦活、累活、脏活都是它。
  
  大黄是生产队最宝贵的财富,队长派专人使唤它。赶大黄的是一个叫马转的老头,它比大黄还老实,比大黄还勤快,比大黄还木讷。我们叫他马转大爹。当时村里有人问过他:“马转大爹,你一辈子最远去过哪里?”他哦一声回答:“去过县城。”“多会儿去的?”“哦,日本人抓差时去过。”其实马转大爹和大黄的见识差不多。
  
  大黄和马转大爹搭班子有一大好处,每当在地头休息下的时候,马转大爹总是拿着镰刀到处转悠着,给大黄割它喜欢吃的青草,他对待大黄就像对待他的孩子一样。但也有个最大的不好处,那就是马转大爹太勤快了,每天早上,他是全村起的最早的一个人,他起来后就去牛棚把大黄牵出来,套上铁箍撸车开始给地里送肥,那吱吱呀呀的破车声打破了许多人的酣梦。马转大爹一年四季不休息一天,如果天下大雨他在家坐上一天,就哎呀哎呀哼哼一天,好像身上爬满虱子般难受。每年冬天是牲口养膘的季节,可马转大爹不养膘,仍然每天赶着大黄往地里送肥,连大年初一也照送不误。大黄多数时间沉默不叫,偶尔“哞哞、哞哞”低沉地叫几声,显得十分哀痛,好像是说“苦啊、苦啊”。有次,他拉着一大车化肥上一个陡坡,在半坡上,它简直拉不动了,马转大爹连忙在车后面推,大黄突然把前腿往下一跪,用膝盖撑着地使劲往上拉,终于把大车拉上了平地,它的膝盖磨破了皮,血都浸出来了。马转大爹用土办法给伤口说糊了一层草木灰疗伤,大黄眼里蒙了一层泪水,它低声哼哼着:苦啊、苦啊!
  
  这么好的一头牛却没有善终,那年秋天,生产队盖猪舍,大黄拉石头时被砸断了后腿,经兽医一看说是看不好了,成了一头废牛。生产队长向公社打了宰杀的报告,公社食堂的司务长高兴的说:牛肉公社收购了,牛皮给了县皮革厂。
  
  第二天,大黄被拖到饲养场外的空地上,蹄子被绳子绑住,周围有一大堆看热闹的人,傍边一个赤膊的屠夫蹲在地上霍霍地磨刀,围观的人纷纷猜测从什么地方下刀,毕竟人们很少看到宰牛。大黄知道自己要死了,歪着脑袋吧嗒吧嗒掉眼泪,嘴里“哞哞”地说着“苦啊、苦啊”。马转大爹看着大黄那个伤心劲儿,向队长求情说:饶大黄一命吧。队长回答:牛就是让干活的,现在它不能干活了,莫非还要像爹一样敬着它?
  
  大黄在“苦啊、哭啊”的哭声中被分尸宰割。它死后,两只大眼睛仍然流露出一种宿命的、无奈的眼神。
 
  我现在怀念这些畜生,实际是怀念着田园,怀念着日渐凋敝的故乡。
跟着第一视频教程网中考英语作文必拿满分
能坚持每天看书的人将会如何?
我在寻找通往慰藉与温暖的精神通道
学习需不需要超前学第一视频教程网告诉你
第一视频教程网为您介绍自主学习的方法
《从零开始学短线交易》让你掌握短线交易操作
第一视频教程网告诉你学生吃早餐是有多重要
学霸之所以能成为学霸是因为他们都有这些好习惯
第一视频教程网:这些错误的学习方法你肯定有做过
五大步骤教你如何提高晚上学习效率
网址: www.025kaoyan.cn 邮箱:025kaoyan@126.com
香港马会第一视频教程网版权所有   赣ICP备16011558号-2